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副主任陈清泰就当前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作专题报告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4/3/24
 

陈清泰:
    尊敬的王忠禹同志,各位领导、各位企业家,非常高兴参加这次全国企业管理创新大
会!我想结合这个大会的主题,就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来讲一讲我的看法。
    刚才听了邵宁同志的讲话,我非常有启发,我想分几点来谈一谈,这样可能会更集中。
    第一,追赶型经济与创新型经济。
    较长时期以来,我们处于经济发展的追赶期,主要的任务就是发展基础设施、能源、基
础原材料、基本生产品和基础制造业,这是一个以投资驱动消耗大量资源的经济追赶过程,
目的是构筑工业化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铺底经济存量,这个时期有几个特点:第一,这是重复
已工业化国家经济的过程,有现成的模板可以模仿。第二,经济社会对同质化的基础性产品
和服务刚性需求可以预测。第三,所需要的是成熟的技术,可以从国际市场多渠道购买。第
四,这些产品和服务的发展涉及国土空间规划,政府普遍服务,与政府的基本只能有很强的
关联性。第五这些产品和产业投资规模特别巨大,规模效益特别明显。
    如上这些特点,这就使我们政府主导举国体制依托国企,大规模投资的半市场经济的发
展模式发挥到了极致,较快地走过了经济发展的追赶期。但是由于增长方式转型相对迟缓,
很多产业出现了两个问题:一是在既有产业持续过量投资,产能超常规过剩,二是也有一些
产业逐步进入了前沿,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引进和模仿,依托既有技术的发展空间受限,继
续前进,找不到方向。华为总裁任正非在2010年他就说,我们已经走到了通讯装备的前沿,
以前靠西方公司来引路,现在我们也要引路了。但是我们更多的企业,没有以自主创新弥补
技术引进和模仿的缺口,像华为一样挺身去引路,这些企业或者陷入过度投资的泥潭而不能
自拔,或者开始远离制造业转而投向房地产或者其他的虚拟经济。
    创新驱动转型已经是大势所趋,但是创新驱动的经济增长与追赶期的经济增长有很大的
不同,概括来讲创新增长也有几个特点:第一,创新是基于市场导向,有企业家精神铸就
的。它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政府无法预知未来,它不是政府规划和审批所应该涉
及到的范畴,只能由市场主体分散决策,独立决定自己想做什么和怎么样做。第二,竞争性
市场是创新的平台。市场为创新提供导向、激励和溢价变现的渠道,市场消化视作成本,并
分散失败的风险,尽管创新可以造就像苹果、Google、中国的华为、阿里,但是很多创新也
会取得获得或大或小的成功,但是更多的创新应该承认却以失败告终。由于有创新成功后高
溢价回报的强激励,越来越多的创新者反而却甘愿冒失败的风险而倾心于创新。第三,创新
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应该降低门槛,鼓励而不是限制新的进入者。创新的方法无法准确预
判,只能在大量进入者竞相探索中日益明朗,使成功者脱颖而出。第四,新的创新会冲击旧
的创新,从而引发新旧替代,加速企业的兴衰和劳动力的流动,数码摄影的进步,甚至使柯
达这样的百年老店走向破产。第五,中小企业是创新的生力军。大公司试错成本高,本能的
追求成功率和稳定性,而中小企业试错成本低,决策机制灵活,他们更敢于冒险在新技术、
新产品中承担探路者的角色。第六,灵活的融资方式是创新的助推器。当前应加快落实三中
全会决定,改革那些适应投资驱动,而不太适应创新驱动的政策环境,应该实施一系列有利
于调动企业家创新精神和积极性的政策,努力营造创新驱动的产业生态。
    第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可持续经济增长的核心是依托技术进步,使全社会的劳动力土地自然资源和存量资产动
态流向更高生产率的部门,也就是不断地要更新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和企业结构,使高效生产
力不断取代低效生产,高效企业取代低效企业,高效率的就业岗位取代低效率的就业岗位。
如果说经济扩张阶段的增长基本上是各个企业增加值总和的话,进入产业结构升级阶段,则
是高效率和产业和企业的产生和扩张抵消低效率产业和企业萎缩和关闭后的增量,竞争是效
率的源泉,尽管竞争造成重复投资和倒闭,看似浪费,但是竞争会吸引高效率企业的进入,
淘汰落后的企业,正是持续的新旧接替,才能保障经济小序不断提升。例如苹果的智能终端
的出现,顿时使诺基亚和、摩托摩拉、爱立信这些巨星从皇冠上退落,却引发了一场影响未
来的移动互联信息革命。因此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要创造条件,鼓励既有企业的技术进
步和新兴企业的产生和扩张,同时应当加快那些曾经辉煌,但已经落后企业的退出,目的就
是要使失去竞争力企业所占有的那些有效资源包括人力资源和土地的流向高效需的部门,确
保全社会的资源平均效率持重处于上升之中。就是说高效生产力不断产生和扩张,落后生产
力不断萎缩和退出将成为常态,此时资本、人员、土地和资产存量等生产要素的可流动性至
关重要。而对企业来说,只有建立起生得顺利,退得顺畅的产业生态,才能保持经济的活
力。当前我国相当产业已经出现产能过剩,明显进入了边际效益递减的阶段,此时局限于价
格战只会几败俱伤,没有出路,把竞争引向创造新产品、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创造产品或
成本的决定性优势,才能恢复和提升产业的边际效益,克服箫条,重振景气有三个途径:一
是在具有外部性的领域,制定水平越来越高的国家强制性标准,推进结构升级。二是在竞争
中实现结构重组,其中被并购是竞争失败企业的投资者退出的重要渠道。三是以成功的创新
创造产业和企业的新生。目前困扰我们的是包括企业投资人员、存量资产等生产要素跨企业
跨区域、跨所有制的流动遇到了极大的阻力导致高效率的企业扩张受阻,低效率的企业退
出,阻碍了全社会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从这个意义上说,实现可持续经济增长有赖于改
革。
    第三,现阶段中国产业的比较优势
    我国既有的发展模式已经走到了劲头,但是我们仍有巨大的增长潜力,而这一潜力的发
挥绝不能建立在现有增长方式和产业结构之上,我国劳动人口在总人口中的占比2010年达到
了顶峰,之后就进入了下降通道,劳动力红利逐渐在消失。而与此同时,我们站到了一个更
高的起点,新的比较优势正在形成,而且展现了良好的前景。其中最重要的是全民教育程度
的提高,职业培训的普及,产业功能队伍整体素质提升,本科生、研究生规模扩大,知识型
人力资源的优势开始显现,呈现出劳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创新人口红利迅速上升的局面。
    2010年以来,我国研发投入仅次于美日,居世界第三,2012年已经突破了1万亿占GDP的
1.98%,“十一五”发明专利授权书年均增长31%,万名研发人员发明专利授权数由152件上
升到312件,和工程师的成长供应能力正在成为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一大优势。与此同时,
我国企业已经完成了资本积累,组织和管理能力提高,企业家队伍逐渐成熟。技术和产业配
套能力增强,创新的成功率上升,市场需求旺盛,需求层次提高,多样化市场格局逐渐形
成。在人口红利此消彼涨的过程中,我国产业的比较优势已经由低成本一般制造转化为低成
本研发,在一些领域开始挑战竞争前沿的同时,低成本研发加低成本复杂制造的双低优势表
现强劲,其中智力密集程度一般发展中国家做不到,而技能劳动密集程度发达国家又做不起
的那些领域,是中国产业放手施展的空间,是中国产业和企业挤入全球领先地位的亮点,我
想这是我们分析国内外因素可以做出的一个重要判断,它在今后较长一段时间,将对所有产
业和企业产生较大的影响。
    现在一边是招工难和劳动环境成本快速上升,使一面是劳动密集的制造业越做越困难,
另一面如华为、中星、华讯、腾讯等这些企业,正是利用中国廉价聪明勤奋的工程师所创造
的研发优势奠定了自己国际竞争的地位,在我们这样欠发达国家,这些公司他们可以拥有几
千甚至几万名研发工程师,在发达国家都很难想象。而三一重工、比亚迪等则在智力和劳动
双密集的行业取得了巨大成功。在超级计算、高速铁路、基因工厂、第四代核电、新一代无
线通讯、信息搜索、电子商务、超高速无线局域网、集成电路设计等高技术领域,我们已经
开始进入了前沿,并由跟踪者向技术自立和领跑者的角色转变。种种迹象显示,我国创新资
源短缺,投入不足的局面已经改变,到了由技术模仿跟踪转向主要依靠自主创新求发展,进
而向产业竞争的前沿进军的阶段。技术研发也是人力资源密集的领域,只不过是智力劳动的
密集,因此人力成本对公司竞争力至关重要,外资企业较早地敏锐发现了这个特点,我国正
由一般加工制造的成本洼地转化成全球研发的成本洼地,设立于苏州的一家美国公司高管
说,他说美国一个工程师的工资至少抵这边四个人以上,而从工作技能上看,两边团队的整
体差距并不大,中国工程师的性价比更高。而在医药行业,近年罗氏、诺华、辉瑞、强生等
巨头都陆续大手笔投资中国设立研发中心,甚至将设立与中国的研发中心作为跨国公司独立
的辐射全球的研究基地。目前所谓大学毕业就业难意味着我们有庞大的知识型人力资源,比
较优势的变化对既有增长方式形成了压力,也为经济转型实现产业升级创造了好的条件。
    第四,产业跟踪与跨越
    以引进的技术进行产业跟踪是技术追赶期一种选择,它的重要意义在于加速学习的过
程,并为技术跨越创造条件。所谓跨越就是在产业跟踪中强化自主创新能力,抓住时机,瞄
准新一代产品,以自己的技术实力实现产业化,在这个领域实现超越。日本和韩国大体用了
25年到30年做到了技术自立。产业跟踪是依附于先进企业的经营方式,它的依附性决定,如
果你不能实现技术自立就永远不能成为领先者。对于我们这样一个经济大国,技术跟踪是不
可持续的主要由几个原因:
    第一,任何基于新技术的产品都有一个寿命周期,支出它具有人无我有的唯一性,从而
可以获得超额利润,这就是所谓先者为王,像2010年卖疯的iPhone、ipad贸易率高达200%,
苹果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但是随着唯一性的消失,利润迅速回落,跟踪者往往只能在利润下
降的周期进入,这个时期利润日渐微薄难以赚钱,搞不好甚至连再投资进行跟踪的能力都将
消失。
    第二,跟踪者尽管自身研发活动很少,但是在每一件产品中的技术成本确是存在的,只
不过没有用于自主创新,而是通过购买专利、知识产权、技术转让或关键零部件等,把钱送
给外国公司,增强了他们的研发能力。跟踪者的研发成本确实发生了,但是本国的研发人员
却没有获得参与研发机会,企业研发能力未能因此而提高,很难有翻身之日。
    第三,跟踪者没有核心技术,很难建立自主品牌。从外部获得的往往是市场价值大不能
已经实现的技术产品,始终这种技术即便可以生产出相同的产品,也卖不出好的价钱。很低
的利润率使企业无利进行更高层次的研发活动,这就使跟踪者很难跳出不良的循环,当正在
应用的技术,必须更新的时候,只能引进再引进。
    第四,核心技术依赖他人,企业就丧失了发展的主动权。技术路线、技术标准都是技术
拥有者根据自身的特点而量身定制的,关键技术、关键零部件掌握在他人手里,跟踪者的谈
判地位也非常有限,而且技术路线一旦转向或者零部件供应中断,跟踪者就蒙受损失。例如
在显象管产业,我们老老实实的技术引进、产业跟踪了20多年,生产能力已经稳居世界第
一,但在2005年前后,仅仅三年左右时间,新一代显示技术迅速替代显象管,我国企业前后
几千亿的投资瞬间化为不良资产,显示器产业重新归零。由产业跟踪到技术自立是非常艰难
的跨越,但是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就要毫不犹豫地向前,跨越一旦实现,就将改变全局,我
想当年没有两弹一星的突破,很难想象我国今天会怎么样,载人航天、超级计算机、高速铁
路的成功,甚至使发达国家也刮目相看。
    第五,把握技术跨越的机会。就成熟技术而言,我们与先进国家相距甚远,而对即将产
业化的新技术差距就没有那么大了,而且处于萌发期的新兴产业,技术尚不完善,知识产权
壁垒尚未形成,产业垄断地位还没有确立,商业模式还有不确定性,这就为我们的技术追赶
实现超越提供了技术。如高速无线局域网、3D打印、超高压输变电等,我们都成功地实现了
跨越。目前,在新能源、新一代无线通讯、移动终端、新一代显示器、电动汽车、固有安全
性核定等领域都出现了技术变轨的技术窗口,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正以革命性的力量
深刻改变着从电信商业、金融到物流出版影视以及汽车制造等一个又一个行业,而智能电
网、分布式能源、智能交通之智慧城市也已初显端倪。技术路线的转换并不是经常发生的,
当前政府和企业观察发现并抓住机会窗口的能力十分重要,我们能否更多重复90年代巨大中
华的故事,主要取决于三个条件:一是是否有技术积累,并在前沿技术上不断取得突破。二
是是否有参与产业前沿竞争的勇气、战略和意愿。三是在制度环境上是否支持积极突破和产
业化。淘汰落后、压缩过剩是必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鼓励和促进接替和替代产品和技术的
成长,形成技术进步与产业升级相互促进的形式,使我国的工业化迈上一个新的阶段。新阶
段有几个表现,一是技术来源要由引进模仿为主,走向开放条件下的技术自立。二是经济增
长要由主要依靠资源消耗,转向主要依靠技术进步,实现小序的提升。三是由产业链低端制
造向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环境延伸。四是由产业跟踪转向在一些领域挑战全球的领先地
位。
    因此过去30年,长期依赖最为熟悉的那些发展方式已经不能适用,必须有热衷于投资转
向关注创新能力的建设,热衷于规模扩张转向关注竞争力的提高,由热衷于低端制造转向关
注技术含量和附加值,就是说我们不能套用过去的发展模式来推动今天的产业升级。
    我们必须理解,如果我们的经济活动方式不能转变,不能向高生产率的设计、研发、品
牌、营销、产业链管理等环节延伸,就永远没有属于自己的新型产业。当前,要防止喊着发
新兴产业的口号,推行升级版的外延扩张,结果制造了一场虚热,而在产业链中的地位却依
然严峻。
    产学研结合,大企业与中小企业结合,向创新驱动转型,仅有产学研结合是不够的,只
有加上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互补合作才能形成高效率的产业生态,大学是知识创新和前沿高
技术的重要源泉,在技术创新体系中处于基础地位,大型企业的优势在于强大的产业能力和
对复杂技术的应用能力,科技型中小企业在吸纳创新的知识并将其转化为有市场价值的新技
术和新产品方面,有难以替代的地位。在科研转化与产业化的长链条中,大学科研机构与企
业处在不同的位置,大企业与中小企业之间也要有分工,大企业的科研成果不一定都要自己
去技术转化,中小企业的转化不一定都自己去产业化,大型企业所需要的技术并不都需要自
主开发,好的创新生态就是通过市场的对接各自扬长避短,形成优势互补的利益链接,如科
技型中小企业吸纳院校的扩散效应,为大型企业的技术集成提供充足的技术来源,大型企业
则利用组织平台和资金实力将大量分散的技术成果经集成整合和再创新,开发出有品牌支撑
的市场主流产品,这个过程不断循环,会出现新产品,产业升级不断发展的形势。
    在我国中小企业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作用,被严重低估了,技术创新就是试错的过程,
从全社会的角度来看,科技型中小企业试错成本最低,他们有敏锐发现能力和灵活的决策机
制,他们还会带来新的创意、新的思路和跨界的技术,这就是他们在国家创新体系中成为一
支最敢于冒风险的力量,并以他们自身的生和死在充当着新技术探路者的角色。有资料显
示,即便是大公司最发达的美国,80%的创新成果也是处在中小企业。
    近年跨所有制的壁垒,大企业与中小企业割裂状况有上升的趋势,一些垄断企业自行扩
展垄断链条,国有企业在体制内建立产业联盟形成配套,一些大企业在研发和创新方面也倾
向于搞封闭式大而全不求人,这种背离市场规律、人为割裂带来的结果是产业投入的经济效
益低,实际上世界著名的行业巨头如思科、辉瑞、西门子、飞利浦,以及近年再次兴起的苹
果和脸谱等公司,都是在不断集成中小企业技术成果的基础上占据了全球领先地位。我想贯
彻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必将为企业的创新驱动转型创造更好的发展环境,我希望企业乘势
努力,提高自身的竞争力。谢谢大家!

 参考链接:2014年全国企业管理创新大会专题 http://cec1979.org.cn/huodong/2014guanli/

打印文章 关闭
版权所有:安徽省企业联合会 安徽省企业家联合会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屯溪路188号石化大厦3楼
联系电话:0551-62212992 E-mail:ahql2001@163.com
皖ICP备12020958号-1